加窜小说 > 科幻小说 > 魔王很强且过于勤奋 > 正文 第四十二章:你说的这个天王,他渡劫么?

正文 第四十二章:你说的这个天王,他渡劫么?

    “我带来你出去走走。”

    “啊?现在?”

    颜又鱼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邀请。荆简的语气也不是询问,是已经做好了决定。

    “到晚上的时候,我带你出去走走。百川大学的北边,有一条美食街。那里很热闹,也有很多好吃的食物。百川市的夜景还不错,比我以前待的那个破地方要好很多。”

    这绝对是颜又鱼听过的最动心的一句话,但她只能摇头:

    “不可以的,我离开这里的话,老师们一旦发现了……而且,我害怕。”

    荆简知道颜又鱼怕的是什么,或许她是相信自己的,但这么多年与厄运为伍,已然形成了习惯。害怕去人多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老师不会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我脚上的镣铐……很难解开。”

    “有个人可以解开。”

    “谁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卡司。”

    亲眼见过阿卡司将灵气切开的画面,荆简确信,阿卡司的强大在于快,但手中的兵器和掌握的功法,在斩切方面也很有造诣。

    颜又鱼好奇的看着荆简:

    “你还认识九武尊?”

    “知道的不多,最近还认识了一个叫柳病树的。”

    影尊和病尊。

    这二人在九武尊里都是特立独行的典范。颜又鱼经常和周沉渊聊天,而九武尊里这两个,恰好是周沉渊的朋友。所以颜又鱼对别的九武尊只是闻其名,但对这两个九武尊,一些事迹倒不陌生。

    她越发好奇荆简是谁:

    “你和我想的大一新生形象很不同。”

    “我实际年龄的比他们大一点点。”

    荆简实话实说。虽然这个一点点里,包含着他已经忘记了的几世经历。

    二人陷入沉默,静默的空气里,颜又鱼始终低着头。

    她幻想过有一天,自己体内那个怪物会消失。

    但她没有想到这一天来的如此平静。

    他就是这么忽然出现,仿佛认识了自己好久,所有人避之不及的厄运,对他来说也可以视之无物。

    真的有这么一个人么?还是说这一切只是一个幻象?只是自己太渴望改变命运,而分裂出来的一个人格?

    这样的事情也是有的吧?很多电影里都有这样的桥段。

    颜又鱼咬着嘴唇,就是这么短短的几秒,她觉得如此漫长。她不敢抬起头,忽然很害怕这一切是假的。

    大魔王就没有这么多想法了,见颜又鱼始终不回应,他直接拿出了手机。拨通了那个备注为“管家”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这才刚哄完小孩子就想起我了哟,真荣幸呐。”阿卡司的语气慵懒中带着几分贱贱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知道百川大学的校园禁地吗?”

    “知道,不过这个地方最好不要去哟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这里,等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荆简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另一边,还在陈家街保护着董家两姐妹的阿卡司,一脸问号。

    他皱起眉头,就在这几日,发生了不少事情,这些事情可都指向了校园禁地里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阿卡司忽然有种自家老板摊上事儿的感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阿卡司出现的时候,因为动静太轻,连甜甜圈都没有察觉到。

    当这只黑猫嗅到了气味的时候,尾巴瞬间竖了起来。阿卡司眯着眼睛,比了一个嘘声的手势。甜甜圈歪着脑袋,像看一个傻子。

    就像一只银色的猫一样蹲在窗沿上,明明有着男模一样的身材,但这个时候却给人一种连风都可以将其吹走的感觉。

    因为太过轻盈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你让我来,居然是要见百川大学的传说。”

    阿卡司撇着嘴。慵懒的话音响起的时候,颜又鱼一脸诧异,完全没有察觉到阿卡司的到来。。

    “把这道铁链斩开。”荆简很淡定,指着颜又鱼脚踝处的镣铐。

    “这铁链可不简单哟,是天下第一楼里的工匠做的。实际上并不是铁链,而是某种奇异的金属,除却坚硬还富有韧劲。”阿卡司摸着下巴,一副你得加钱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办不到?”

    “当然能办到,不过我可得告诉你,这个人情很大的,你不会是喜欢她吧?”

    这自然随口一说,荆简也没搭理,反倒是颜又鱼脸有些红。

    阿卡司看了一眼颜又鱼,发现颜又鱼体内的命格居然蜷缩着,没有一丝命运之力溢出来,他感到很新奇。

    “这还真是有趣。”

    接着他又对颜又鱼露出招牌式的眯眼笑:

    “初次见面,我是阿卡司,是他的管家哟。”

    “呱噪,能不能破开锁链。”

    “别急嘛老板,当然是可以破开,我这不是得把问题说的麻烦一点嘛,你欠我的人情才能多一点。”

    荆简这下听出来了,阿卡司话里有话。

    颜又鱼难以置信,影尊是荆简的管家?还是说,这是二人之间的打趣?

    她能够感受到荆简的境界远不如自己,但为何这种万里挑一的高手,会是荆简的管家?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叫颜又鱼。”颜又鱼小声的回应着。

    今天发生的事情太过于密集,让她再次觉得不真实。

    荆简看了一眼阿卡司,阿卡司的眼神摆明了再告诉荆简一件事,这个少女有麻烦。

    不过荆简没有在这里问,只是催促道:

    “解开的她的镣铐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吗?后面会比较麻烦哟。”

    阿卡司确信自己的咪咪眼传达的某个信号,荆简已然接收。

    这就是最后的警告,或者说是一个选择。

    “你比林柒还啰嗦。”荆简心意已决。

    阿卡司不认识林柒,他耸耸肩说道:

    “我当然是无条件支持你啦,要潜入百川大学,倒是不难,要避开几个守卫的监控也不难,不过就怕沾染厄运,遇到周沉渊,我最怕她了。但她也不是最麻烦的哦,最麻烦的还在后头,一来就来好几个。”

    “记得我跟你说过的‘养鱼人’么,哦不对,我忘了她现在已经不是‘养鱼人’,是‘情圣’了,老板,我帮了你,你可得保住我哟。”

    阿卡司一边说着话,一边拔出了匕首,匕首的刀刃上闪烁着蓝色的光。

    随即阿卡司手一挥,颜又鱼甚至没有看清怎么回事,等到阿卡司收刀入鞘的时候,才感觉到脚部传来震颤感。

    清脆的声响弹着耳膜。

    荆简必须承认,阿卡司的手速很快,以后结婚了,婚后生活肯定很和谐。

    “完事儿,老板要不要跟我出去走走?约会的话,最好还是晚上。白天适合谈正事。”

    阿卡司意有所指。

    颜又鱼还感觉一切有点懵。

    荆简想着阿卡司刚才的一堆话,摆明了是在说百川大学和其他九武尊即将有所行动。

    想到此,他对着颜又鱼说道:

    “晚上我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颜又鱼还是不敢相信,自己就像是一个服刑到了一半的人,忽然一个穿着大一校服的新生霸道的闯进来对自己说,我来劫狱了,跟我走,还你自由!

    最终颜又鱼还是点点头,细弱蚊子的声音说道:

    “那我……我等你。”

    笼子里的小鸟哪有不渴望蓝天的?窗沿上的甜甜圈都会经常孤独的看着外面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屋子里还住着一个问题少女,小黑猫都还想出去闯荡闯荡。

    “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荆简说完就真的走了。

    待到荆简和阿卡司走后,颜又鱼还有些不知所措,她呆呆的站了许久,随后笑了起来,就连笑容,也是小心翼翼的,生怕自己的得意,会让美好的一切又被摧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百川大学内,阿卡司和荆简散步的时候,显得很戒备。

    “你在紧张个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怕周沉渊忽然蹦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欠她钱?”

    荆简确信周沉渊不是阿卡司的对手,那就只能是欠钱了。

    阿卡司想了想,也不是,真要说起来,得是周沉渊欠自己一个人情。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:

    “不提也罢,提了你这种单身狗也不懂。说正事,姓颜的小姑娘,是主线任务目标?”

    这次轮到荆简愣住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荆简才反应过来,他摇头说道: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啧啧,言不由衷,我现在知道为何会有这么一个任务了哟。”

    阿卡司笑起来眼睛就眯成一条缝。

    魔王挑战阶段的几个主线任务,阿卡司知晓一部分,其中有个任务是要让大魔王领悟亲情爱情友情。

    但这个任务的难度是噩梦。比拯救世界都难,阿卡司这下觉得有点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姑娘现在有很大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比如?”

    “你应该感觉到了吧,百川大学多了不少人。”

    “直接说正题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人是为了防止某个灾难再次发生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灾难?”

    “就在你们和一众老师参加生存测试的最后一日,百川大学的老校长,遭遇了行刺。”

    荆简的脚步停下。阿卡司也停下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没有任何风声?”

    “知道的人不多,行刺的人是个高手,如果不是众人皆知晓老校长和我关系不错,我都会成为怀疑对象。”

    阿卡司这句话,便是认可了行刺者的实力。

    “九武尊?”

    “不是哟,九武尊里,没有人会伤害老校长,梁老的人缘很不错,整个修行界有不少人都是他的学生。你或许会问他为何被行刺。答案很简单,有人想要动那个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斩断一个镣铐,才那么墨迹。”荆简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也是在你选择前,给出一点警示哟,这个小姑娘的命很不好,现在没有了老校长的庇佑,谁还能保住她?”

    阿卡司继续说道:

    “就在这周,颜又鱼出去执行了一个任务。这个任务很简单,五神会又出来闹事了。两队精英集结,甚至还有天下第一楼的人,加上颜又鱼。战斗很快结束,五神会分部的邪教分子们,全部被剿灭。”

    荆简没有理清这里头的逻辑:

    “这不是好事么?”

    “所以为什么要用到颜又鱼呢?老板,在此之前,颜又鱼执行的任务可都是很危险的任务。这个小姑娘就跟不要命一样,不管什么任务,不管多凶险,她都会接取,只要大家需要她。她自己可能也没有察觉到里头蹊跷。这次的任务,实在是太容易了些。”

    阿卡司点燃烟,慢悠悠的吐了一口烟:

    “这个世界对很多人来说,就是带着巨大的偏见的,漂亮的女人很多,善良而漂亮的女人也不少,要不要考虑换一个?你是大魔王的嘛,没必要去喜欢一个即将遭遇劫数的人。”

    阿卡司没有细说到底是什么样的劫数,他见荆简表情不变,就说道:

    “我得到了消息,九武尊来了四个。饿尊袁摩,雷尊聂元,病尊柳病树,还有欲尊,卿烟雨。”

    提及卿烟雨名字的时候,阿卡司眉头挑了挑。

    这在他提到周沉渊时也出现过。

    显然这位欲尊,就是阿卡司提到过的,从水性杨花,一路撩汉,撩到了养鱼人,再发展规模扩大鱼塘,成为了情圣的那位。

    影尊阿卡司,病尊柳病树,这些九武尊的称号,都代表着各自的特尊,就很耐人寻味。

    “三王之中,说不定秦天下也会来,不过无妨啦,反正他来不来,目前百川市的阵容,对于那个女孩来说,都是十死无生。”

    一个顺利完成的任务。

    九武尊来了四个。

    老校长遇刺。

    阿卡司没有将结论说出来,只是讲出了几个要素点,但荆简很快明白了阿卡司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个局?”

    “是的哟,我必须跟你汇报一下,这个小姑娘被很多人认为是行走的诅咒,人们都巴不得她死。而老校长是唯一力保她的人。如今老校长遇刺,消息却没有传出去,而颜又鱼又外出执行了一个任务,任务很顺利。”

    吐出一口烟,阿卡司继续说道:

    “可假如,参与任务的修行者忽然死了,老校长遇刺的消息传了出去。你猜,舆论会怎么对待那个小姑娘?老板,镣铐斩断了,但她能跑到哪里呢?”

    全世界都要一个人死,这种事情荆简也经历过,他思考着阿卡司说的话,忽然想到了一件事。

    “这一切都是有人策划的,目的是颜又鱼,但这个人到底是谁?为何要费尽心思,对付一个被关在了学校的女孩子?”

    “老板高见,直接问到了问题本质。这个人如果不出意外,就是这个世界最强的修行者,秦天下。”

    阿卡司眯着的眼睛睁开,继续说道:

    “命格的力量很强大,这个世界也有一些人察觉到了命格的存在,但无法证明。而秦天下,便是那个试图证明,且掌握命格的人。”

    荆简点点头,表示知道了。

    阿卡司有些意外,这老板的反应是不是太淡了些。

    “秦天下的实力,可比我们这些九武尊还要高出不止一个境界,他是一个真正的……怪物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世界有没有打过雷?”荆简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打雷?不是常有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是说,那种持续不断地,赤红色的雷,对着某个地方不停轰炸的那种?”

    阿卡司再次一脸问号,他仔细想了想,摇头说道:

    “好像没有过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没事了。你得加油,争取第一个被雷劈,到时候可以找我帮忙。”

    荆简拍了拍阿卡司的肩膀,阿卡司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~~~~~~~~~~~~~~~~~~目前可以公开的情报~~~~~~~~~~

    命法·融。

    将两种命格融合为一种更强命格的命法,需要消耗大量的命运之力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这种融合,对于作为材料的命格而言,等同于被彻底毁灭。

    (下一章会稍微晚点,大概在明天的下午了。然后更新问题,我真的很想多更,不骗人,但是要排推荐,字数太多了,一些推荐吃不到就得强制上架……所以各位忍忍,上架后更新肯定变多。)